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桂花几度香

桂花几度香
秋高气爽,桂花香。
院子里的桂花又开了,一粒一粒的,如饱满的稻谷,害羞地绽放枝头。每每路过树下,深吸一口,满腔的芬芳,于是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了一个向往,向往那树叶枝头的笑脸,暖暖的,甜甜的。
记忆中,总有一个笑脸在我的脑海摇晃。那是很久以前,在我很小的时候,没错,是那个做桂花糕的老人,总是笑眯眯的,慈祥的,正如她所做的桂花糕,让人不自觉就想亲近。
老人总穿着紫色的外衣,瘦小,皮肤粗粗黑黑的,但是记得她的牙齿很白,不像一般老人一样黑黑黄黄的。她很爱笑,眼睛眯眯得就成了弯月,总是热情地招呼每个客人。她做桂花糕,说是自家种的花,开了摘下来洗净、晒干,慢慢研磨成粉,加入面粉中,纯手工,纯天然。
记得那时,每次秋天在外婆家的时候,隔三岔五就会拉着外婆的手晃啊晃,撒娇着要吃桂花糕。当然,不只是我,周围的小朋友也这样,只要一闻那独特的桂花香,大家就围上前去,或是买,或是闻,或闻着的人抢是买着的人糕。总之,好不快活,就如那桂花,绚丽在阳光下。
外婆家也有桂花树种在门口,只是长得很小。每次开花,嘴馋了,就摘两粒放在嘴巴里扎巴两下,又吐了,总想花怎么变成糕的。这时,只要闻到那阵热气腾腾的桂花香,我就马上高兴起来,因为我知道买卖糕老人蹬着三轮车来卖糕了。那个季节的每天,我总会在门口看桂花,一方面是等老人。
婆婆 ,我追上前去,气喘吁吁的站在她车前。 慢点跑,别摔着了。 我点点头,递上两元钱,我们彼此默契地笑着。她马上会打开蒸笼的纱布,我看着那白花花的糕,直吞口水,看着她切下一块方形的糕,然后装进口袋里,递给我: 趁热吃,冷了就不香了。 我点点头,她又笑了,摸摸我的头: 真乖。 然后,又蹬着车远去了,把她的桂花糕一起带到了远处,继续去甜到别处的人了,一路的香。
记得一次她曾经和外婆攀谈,她说她的桂花糕做了几代人了,她是从很早的时候做的,做了几十年,嫁人搁置了一段时间,又因为老伴身体不好,子女又在读书,家里的地又有亲戚看管着。闲着没事,又重操起旧业,她总叹气说: 桂花糕也许今后不会再有了。 那时我听了很,问她为什么,她笑了笑,摸摸头,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: 要常吃哦。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她又笑笑: 好孩子。
门口桂花凋谢时,老人就不会再来了,而我也要回家了,总是很留念那桂花香,还有桂花糕。就这样,我的心如同新的花苞一样,小小藏在心底,等待来年的绽放。
再后来,老人不再卖糕了,也不知她如何了,但是每年想起她所做的桂花糕时,心里总会泛起一阵莫名的感动。感动于她如桂花般淡淡的笑,感动于她如桂花般不张扬,感动于她对的乐观态度,总是和蔼的慈祥的对待身边每一个。每年秋天,看着满树桂花,无论身在何方,我都总会和那一树的桂花去怀念一个人,一个让我感动,让我敬仰的老人
桂花香,满院芳。尽飘落,又何妨。来年时,同绽放。只留下,一院清香,一院发。
随机推荐: 天猫优惠券 优惠券领取 米秀 淘宝优惠券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http://xn--34-gday2frmnaav988bbn6hdcawt0e.100elearning.com/viewthread.php?tid=218347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qqtang.66rt.com/viewthread.php?tid=789168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xn--onqu75bcvap11j.100elearning.com/viewthread.php?tid=219266&extra=
  
   http://www.fengtang.com/blog/?p=506&cpage=1#comment-182073
  
   http://www.makedemocracyworknow.org/forum-/uncategorized/heres-our-3rd-update/purplemoondesign/#comment-14387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