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幸福加

幸福加
梦醒后,不知该干嘛,思考许久,索性写些文字。当之需要明确,腹中饥饿,却无食欲,脑袋空白,竟愿点墨。真想起来,事物本身无意,多占无趣那端。相较于有趣,平时刷牙洗脸,亦可惹得哈哈大笑,整天似怪异。问其缘由,自是摇及双手,紧皱眉宇,摆头推阻。不知者,添我一人,可否。
没多少耐性,弃笔翻阅书籍,找寻灵感,或是创造借口。刚一页多纸,觉枯燥无味,遵从心声,胡乱涂鸦来。添笔八字胡,气质天差地别,又加眼镜框,真就斯文些。停不得步数,忽有泉思涌,流芳百世之名作,或在今日现。皆是自嘲玩笑,也罢,也罢。
画作山水田园色,小桥流水人家,加之树叶纷飞景,树枝休憩鹰。炊烟袅袅起,狗吠深巷中,鸡鸣盼归,猫眠草堆。嬉闹顽童聚,捡枝歪斜,推测时辰。又或丢沙包,跳方格,捉蟋蟀,无不热闹欢腾。即那自行车,不知谁家小孩,偷偷练习,藏于柴房内。
无拘束,想作便作,脱不开记忆,历历在目。不远处,添有绿皮火车,此为远方梦想,行迹大江南北。可这清晰甚远,只得这般,方觉存在天地。本有再添之意,无奈受于限制。虽天马行空,精神遨游,回归现实,暴露无遗。
少时玩笑,老时孤寂,怕是苦闷中。说是磨练于前,纵再多努力,自始不得。生命尽头,开怀大笑,触及边缘。是地狱人间,恐惧逃窜,回归正常。而我,亦是停留原点,这华丽天堂,别无选择,默默承受。
清洗身心,去除污秽,实在难得。烧热水一锅,放置木盆内,支起塑料薄膜,以免热量流失。再有水瓶一二,备不时之用,那叫舒服。或是这般方圆,找寻此种享受,亦是满足,不想浴缸泡澡。无了尽头,希望破灭,灰头土脸。
除之饥饿外,精神富足,似是残躯壳,唯有作伴。无声无息,不言不语,终是存在。提笔可畅谈,写想写之文字,画想画之图景,涂想涂之地方。亦只有如此,忘却严寒,记不得过去,构不出未来。甚好,怕是思路清晰,可知失败结局。
躲藏于房内,紧闭而不出,细算租金几时,剩那个把月。该又离去,烦恼纠结,何处是定所,飘忽太久。网吧浑噩,好个省钱法子,只怕太嘈杂。桥洞寒风阵阵,呆过几回,烟酒取暖,落下病根。经年底,是否存温暖,真是未知。
全然不顾,至少现今欢喜,有酣眠处,值得珍惜。说是无病呻吟,得看身在何方,奔波生计中,竟也不知下顿饭,哪个餐桌摆。那沮丧,又是不请自来,抵挡不住。或是这生活,失去养分,枯萎风干归土,悄无声息。
收拾书本稿纸,清扫垃圾,整顿衣物。揣上三五钱币,犹豫不觉,依是掩门而出。遇超市,久停留,迷糊两眼神游,门前徘徊。吞咽口水渴求,抚摸肚皮,咕噜声起。叹息悠长,匆作离别,立于桥头。加,带与我,即那梦中人,奔向远方。
随机推荐: 女童汉服头饰 13良品 奶茶杯子 比甲 人本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